体育

第30届东南亚运动会 大马夺3金 羽协不用震怒了

作者:永利官网    发布时间:2019-12-19 13:05     浏览次数 :200

[返回]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吴堇溦

弗洛斯

2019赛季的大马羽毛球,在羽协的“精明领导下”大踏步的后退,这也不全是羽协的错。但同意双蔚、娘娘炳叔离开国家队,确实不应该。后来羽协昏招频出,比如控制训练经费、限制球员参赛资格等,另大马球员苦不堪言。

    吴堇溦不是机器人,别把她用残!

    (吉隆坡18日讯)911递交辞呈,弗洛斯第二度告别马来西亚国家队,提前结束和大马羽总不到3年的短暂宾主情缘。

最近他们可以缓口气了,在第30届东南亚运动会羽毛球单项赛中,他们横扫3金,创造46年来最好成绩。

  国家羽球队女单主力吴堇溦在亚洲青年锦标赛受伤,征战8月的东南亚运动会成疑,男单王牌拿督乌伊拉李宗伟,对于她遭“过度使用”表示关注。  他表示,17岁的前世青赛冠军吴堇溦这一次受伤,和不恰当的比赛任务差遣有直接关系。

  大马羽总今日下午召开教练与技术委员会(C&T)会议,在经过约3个小时的闭门会议后,羽总会长兼C&T主席拿督斯里诺扎向媒体确认,丹麦籍技术总监弗洛斯已在上周一(9月11日)递交辞呈,委员会也在今日开会接受他的辞职。

在12月9日压轴进行的东运会羽球男双决赛中,大马第2种子谢定峰/苏伟译以18比21、21比15、21比16击败泰国黑马组合伊萨拉/琼吉特,夺得羽球队第3金。这是谢定峰/苏伟译第一个国际赛冠军,同时也结束大马在东运会男双项目长达16年的冠军荒。2003年东运会,李万华/钟腾福夺得男双金牌后,大马男双一直无缘金牌。

  “堇溦的比赛任务编排不合理,太多了。我认同她有很大的潜能,但这不意味着每一项赛事都要派她参赛。如果她的主要任务是东运会,那为甚么让她参加背靠背的东南亚学联运动会及亚洲青年赛?”

  不管怎样,尽管不否认球员在今年3个国际赛,即5月的黄金海岸苏迪曼杯混合团体赛、以及8月的格拉斯哥世界锦标赛和吉隆坡东运会的表现都不尽理想,但诺扎强调弗洛斯是以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并非球队表现不佳才求去。

包括团体赛,大马在上届吉隆坡东运会只夺得女单1金。本届东运会,大马未来之星吴堇溦在比赛前两个月确定缺席。大马羽总也把原定两金目标调低至1金。但大马选手表现出色,最终在单项取得3金,远超出大马羽总预期。

  “她的水平在东南亚学联担运动会超班,因此这项赛会应该让其他年轻球员有出赛机会;再说她还未完全摆脱伤势。”

  大马在苏杯小组赛、8强两度不敌日本,未能完成赛前所定下的4强目标。

除了男双,大马同时依靠李梓嘉与姬索那,夺得男单与女单金牌。上一次大马在东运会羽球单项横扫3金,还要追溯到1973年。

  宗伟补充:“她不是机器人,每一个人的承受力都有一个限度,现在谁应该对她的受伤负起责任?在没有适当的安排下,大马羽总可能面对极富才华球员遭用残的情况。”

  上个月格拉斯哥世界锦标赛,头号男单李宗伟、男双吴蔚升与陈蔚强意外先后止步首圈、次圈,仅混双陈健铭与赖沛君挺进16强;吉隆坡东运,羽总赛前定下2金2银4铜目标,最终以1金5银2铜结束征战,女单吴堇溦贡献唯一的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