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网络口述历史】访问预先报告:自由软件之父Richard·Stowe曼

作者:永利官网    发布时间:2019-12-07 07:03     浏览次数 :174

[返回]

理查德·斯托曼

Linux

这位不修边幅的61岁美国老人能让人联想起很多东西,比如哈雷摩托,手枪决斗,西部牛仔,哈瓦那雪茄。他已经不再年轻,也没有了年少时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但自由软件已成为他的精神乐土。在采访最后,这位老兵自信言道:“我不会妥协,也没有寻找退缩的借口。”

图片 1

1994年,Linux1.0发布,当时是按照完全自由免费的协议发布,随后正式采用GPL自由软件协议。至此,Linux的代码开发进入良性循环。因而Linux的代码中也充实了对不同硬件系统的支持,大大的提高了跨平台移植性。

“自由软件”不仅意味着开发者需要将源代码公开,提供给需要的人,还意味着软件不能被后续的迭代开发者或企业用于专有目的,即不能“非自由化”。这与主流的知识产权观念相抵牾,而斯托曼甚至不承认知识产权的存在,认为它是一种欺骗。

图片 2

2002年,这是Linux企业化的一年。2月,微软公司迫于各洲政府的压力,宣布扩大公开代码行动,这可是Linux开源带来的深刻影响的结果。

对于斯托曼而言,“自由软件”不仅是形而上的科技、道德和哲学命题,而是延展至形而下,成为一种生活态度。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自由软件精神领袖,FSF创始人

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他想教人们更加理解“自由”的价值:“你必需做出选择:是自由更重要,还是便利更重要?在获取你的数据时,他们会给你一些便利;但在其他场合,他们会让你不知不觉地遭受损失,或是受到限制。”

理查德·斯托曼

图片 3

 国内自由软件倡导者、哲思网创始人徐继哲是斯托曼的好友,曾多次策划后者来华。他并不认为自由软件将彻底压倒非自由软件。对于自由软件在中国的发展,他要冷静得多。

理查德·斯托曼是一个真正的时代英雄,与他对照,我们无法达到他的这种坚持和执着,与现实达成妥协,往往是我们生存的基本方式,尤其是在商业绝对主导一切的今天。但是,理查德·斯托曼不一样,即便是折衷之后的开源软件运动,他也坚决不认同,认为这是以牺牲自由为代价的。我们无法成为他,但是我们可以敬仰这样有信念的人。

图片 4

他的办公设备是一台古老的上网本,屏幕仅有10英寸大小,CPU则是非主流的龙芯处理器。由于硬件配置远远落后于时代,这款设备的性能非常低下,就连打开网页的速度也要比主流笔记本慢很多。

经过几次时间调整,9月11日(这个日子可不是我们故意选的),终于可以坐下来做他的口述历史。明天一早要从硅谷赶往旧金山市中心,我自己一个人得扛着两个机位拍摄的设备,包括两台摄像机和两个三脚架。这俨然是一个重体力活。如果在硅谷的哪位朋友,有时间、有兴趣一起参与,助力一下,扛扛设备,请及时与我联系。

   被誉为“Linux之父”的电脑程序员林纳斯这样解释开源的意义:“一个人做事情的动机,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求生,二是社会生活,三是快乐。当我们的动机上升到一个更高的阶段时,我们才会取得进步:不是仅仅为了求生,更是为了改变社会,更理想的是——为了兴趣和快乐。”

“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

02

2003年,NEC宣布将在其手机中使用Linux操作系统,代表着Linux成功进军手机领域。

他的“结案陈词”是:“乔布斯造成了永久的伤害;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竭力消除这种伤害。”他还表示,苹果设备的“越狱(jailbreak)”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甚至应该立法禁止生产封闭设备。

责任编辑:

国内的开源软件大概始于1997年左右。经过了短期的停滞后,最近这几年,淘宝,网易,百度等公司,把自己公司使用的一些产品拿出来开源,也开始参与一些重要开源项目的发展。

远离网络

原标题:【互联网口述历史】访谈预告: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

1985年,崇尚自由分享的开源运动代表人物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看到软件越来越商业化带来的弊端,发表了著名的GNU宣言,开启了开源运动。开源起源于软件业,却又超越了软件业的应用边界。

但从1980年代起,商业大潮席卷整个IT行业,IBM、微软和苹果先后崛起。斯托曼的大多数同事们放弃了初心,转而编写“非自由软件”。黑客精神也开始异化,从最初的自由、分享、合作,转向强调攻击、破坏和入侵。

他说:“想想看,如果有人同你说:‘只要你保证不拷贝给其他人用的话,我就把这些宝贝拷贝给你。’其实,这样的人才是魔鬼;而诱人当魔鬼的,则是卖高价软件的人。”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

大公司的贪婪

资料文献

1992年,已经有大约1000人在使用Linux。这些使用者都是真正意义上的黑客--那些热衷于技术的高手。

斯托曼厌恶手机,根本原因在于他认为手机必然会收集用户数据,并提供给NSA(美国国家安全局)等政府机构。他说:“手机的基带芯片有一个通用后门。当我们谈及Android等系统的自由软件时,一般停留在用户软件层面;但基带芯片搭配的软件绝不是自由软件,NSA能够借此获取数据。”

我在1999年就写了一篇3万字的文章介绍他,可见我对他的青睐程度。这些年来,我看到国内大多数介绍他的文章,经常大段大段来自我的原创(只是谁也无法追溯,这也是自由的代价吧)。理查德·斯托曼来过中国很多次,我也和他讲了两面,但是,深入做他的口述历史,一直是我的愿望。

图片 5

【编辑推荐】

可以断定,进入新世纪,软件业发生的最大变革就是自由软件的全面复兴。在自由软件的浪潮下,软件业的商业模式将脱胎换骨,从卖程序代码为中心,转化为以服务为中心。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

斯托曼对于自由软件的极端推崇,甚至上升至了善恶层面。他说:“非自由软件是恶,而自由软件是善在IT领域的部分体现。”他还把那些不使用自由软件的人称作“蠢蛋(sucker)”。

9月11日在旧金山访谈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理查德·斯托曼是我的偶像,一个毫不妥协的理想主义者。他在80年代开启的这场自由软件运动,对于互联网的发展,对于今天软件业的变革,对于整个人类信息革命的影响,大概再也没有别的运动可以与其相比。

Linux

他用一款古老的软件从互联网上下载电子邮件,然后断开网络连接,写好回复,然后再连上网络,批量发送邮件。他会在无法上网的航班上写好邮件,待落地后联网发出。与喜欢“时刻保持在线”的普通网民不同,他在大多数时间里玩的都是“单机版”。

01

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

“它更大的作用是打开人们的思路,比如说手机应用要求获得大量权限是否必要等。”他说。

全球互联网口述历史内容博客中国独家发布,欢迎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6

然而,在大公司主导软件开发的当下,真正“自由”的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少之又少,基本局限于GNU/Linux平台及相关应用程序。斯托曼当然不肯选择“非自由软件”,这就导致了他的选择余地很小,陷入了一个有关自由的悖论。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著名程序员和自由软件活动家,斯托曼是一名坚定的自由软件运动倡导者,与提倡开放源代码开发模型的人不同,斯托曼并不是从软件的质量的角度而是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待自由软件。他认为软件封闭是非常不道德的事,只有尊重用户自由的程序才是匹配其道德标准的。对此许多人表示异议,并也因此有了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之分。

从自由(Free)到开放(Open)

对于谷歌,斯托曼认为只有两款服务尚可一用:搜索引擎和Gmail服务,它们可以在自由软件的环境下运行。但即使是谷歌搜索,他也要在别人的电脑上使用,以防“谷歌知道我浏览和搜索了什么”。

在斯托尔曼的理论下,用户彼此拷贝软件不但不是“盗版”,而是体现了人类天性的互助美德。对斯托尔曼来说,自由是根本,用户可自由共享软件成果,随便拷贝和修改代码。

发展历程:以Linux为例

与来华时鲜衣怒马、前呼后拥的库克、马斯克等人相比,斯托曼走在北京街头,几乎无人能够认出这位大名鼎鼎的自由软件布道者。他五短身材,大腹便便,走不了多远就气喘吁吁;灰白头发约有一尺长,而络腮胡子的长度与之相仿;挎着两个黑色旅行包,一身不知名牌子的浅色休闲装,和任何一个美国游客没有太多区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